第四十六章 阴魂不散的臭道士
作者:午夜听风声 更新:2019-09-25

<> 满成来到迅速来到罗智仁身边,发现他张大了嘴巴看着满成,他羡慕地说道:“师叔,你太厉害了,我刚才都没看清你是怎么打的。”

满成将罗智仁从地上拖起来,来到两匹马旁边,飞快地解下缰绳,丢给罗智仁手一根,一个翻身上了马,才问道:“你觉得那个道士怎么样?厉害吗?”

罗智仁也匆忙地爬上马背,说道:“那个道士应该是个高手,对了,那个道士怎么样了?怎么没看见他的尸体?”

满成头也不回地开始策马前进,跑了一段距离,又把黑布套在了枪头上,然后背在了背上,说道:“那个道士确实不简单,他已经跑了,我本来想追上去杀了他的,只是怕他有了准备,反而对我不利,所以我们还是快走吧,不再遇见他,那就不好对付了。”

罗智仁双手握着缰绳,紧跟在满成身后,看着满成雄壮的背影说道:“师叔,你刚才不是把他打跑了吗?难道还怕他不成。”

满成回头看看罗智仁,微笑了一下,说道:“刚才我不过是偷袭了他而已,我用的就是那个把本源真气冲出脚底的办法,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他面前。不过这个人看起来肯定是一个打斗经验老到的人,他虽然吃惊而不慌乱,能很快地化解我的攻击,而且后来他看见我的枪快刺中他时,也能果断地强行中断咒文,虽然把血都喷出来了,不过还是把命给保住了。”

“那师叔听见他念的甚么咒文了吗?”

满成呵呵地笑着说:“我当时只想着捅死他,哪里听到他念的甚么咒文,再说,他也只念了几个字,感觉还念的飞快,而且叽里咕噜地听不明白,好了,快走了,是可能的话,另外找一条路走,我可不想和这个道士,硬对硬地正经来一场,是他真的是逍遥山的人的话,我们还在这里聊天就是找死了。”说着他加快了速度,向前飞奔了起来。

满成虽然想改道到暖春谷,可惜罗智仁并不知道哪里有别的路可走,所以他们还是沿着原来就打听好了的路,绕过了逍遥山的东南脚,然后又朝南飞奔。不过一路之上,那个道士却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受伤死了,还没有继续往南走。

自从杀马镇开始,过了逍遥山,这路上的百姓就开始少了起来,后来走了半天,过了一个村子之后,满成他们就再也没有见到一个人。

又走了三四天,身上的干粮也没有了,满成只好叫罗智仁,拿出他的那把仙剑,满成却拿来当飞标,猎杀野物。罗智仁似乎从来不知道怎么和长辈说一声“不”。他心里虽然心疼自己的仙剑,可是满成,他也只能欲哭无泪地看着满成。

或者是这里人烟太少的缘故,野物倒是不少,而且满成烤肉的本事还有一点,只是本来香喷喷的肉,没有了任何佐料,吃起来也没有多少滋味。

他们从杀马镇一直向南,走了快十天,也还是没有明白到底哪里是暖春谷,只能沿着地上那些不明显的路继续前进,这些路可能就是以前,到这边找暖春谷的人踩出来的。

又走了两天,满成他们开始进入一座高大的山脉,上了山,加上树木茂密,自然也没办法骑马了,他们只好下来牵着马继续走,可惜周围除了野物和树木特别多之外,根本找不到半点的人迹,连原来还若隐若现的路也完全不见了。

转悠了好一阵后,满成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叫罗智仁飞到天上看看。

罗智仁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垂丧着脸说道:“师叔,这里除了看不完的山,甚么也没有,根本看不见甚么暖春谷。”

满成坐在地上,抬头看看天上,说道:“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那个甚么谷的,真他妈扫兴。”

“师叔你也不必着急,以前那么多人来找暖春谷,不是都没有进到真正的谷里吗?不过他们还是有好多人都得救了的,所以我想,只我们有耐心,一定也能求到圣药的。”

满成还是有些不耐烦,他做甚么事情都喜欢自己主动,从来不喜欢等别人,他说道:“那,那个甚么暖春谷就真的看不见吗?难道它消失了?还是它根本就不存在?”

罗智仁将两匹马牵到一个开阔点的地方吃草,接着满成的话说道:“难道师叔忘了,我们幽冥宫里其实也有个大罗迷幻阵,对于暖春谷来说,这样的普通小阵很容易的,在外面的人就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了。”

满成也不再说话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甚么会这么焦躁,是害怕找不到圣药而毁了血玉堂吗?还是怕真的找到了圣药,而救活了朱泰诺,从而对自己以后的事情有所不利呢。满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站了起来,没来到这里时,还没想这么多,到了这里反而犹豫不决了。

满成又和罗智仁在山里寻找了三天,除了找到许多的水果和野物外,还是没有找到甚么暖春谷,也不知那个暖春谷到底是甚么样子的。

这天,满成和罗智仁走了大半天,本来刚打算想休息时,却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乒乒乓乓的兵器撞击声,还有几声轰轰的爆炸声,满成立刻丢下马,向那个方向跑去,身后罗智仁却立刻叫道:“师叔,不可轻动,若是高手打斗,我们还是不卷进去的好。”

满成却还是没有停下来,继续向前跑去,还大声说道:“是有人正好想去敲开暖春谷的大门,我们正好顺便进去看看。”

当满成靠近打斗的地方时,打斗的声音已经停歇了,满成转过了一片树林,终于来到了打斗的地方,只见这里被辟出了一块空地,中间的树木全都倒地了,而且大都变得支离破碎,没有几颗还能完整地躺在地上。而在空出来的林地对面,一个头发半白的青色长袍老道士,正怒气冲冲地握着手中的长剑,狠狠地盯着满成这边。

满成差点没摔倒到地上去,那个道士居然就是在杀马镇,被满成打跑了的那个道士,真是冤家路窄啊。

满成立刻从背后取下了长枪,黑布也不解开,就直直地向着那道士走去,嘴里还说道:“老道士,这是怎么了?找我报仇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