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1
作者:三无斋主人 更新:2019-09-25

说起来也奇怪,方才在湖边一觉醒过来,胖狐狸觉得自己的力气似乎又大了许多,时不时哼唧一声找存在感的肚子也一直没有闹事。

状态好,力气自然大。你别看这小狐狸圆头圆脑的没什么攻击力,但是那双小肉爪上面尖利的指甲可是连铁剑都能一爪子削断的。尽管胖狐狸的铁爪十分厉害,可是屏障却依旧岿然不动。狐狸的利爪刮上去,连个抓痕都没有留下。好在这道光壁并不像守门的金光那样具有攻击性,好脾气的任胖狐狸抓挠,像是看着小孩子任性哭闹的长辈。

胖狐狸终于累了,他沮丧地把脸贴在屏障上,往外看去。

看了一阵,胖狐狸终于发现那片浓得化不开的黑暗里,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一片死寂,而生活着某种生物的。刚才他似乎看到了很多双荧黄色的眼睛一闪而过,和蛇人的眼睛十分类似,但是比蛇人的眼睛更为奇特,那种无机质般的感觉更重,就像……就像是巨大的昆虫复眼。

这么想着,胖狐狸使劲把头贴在冰冰凉凉的屏幕上。因为太过用力,尖尖的狐狸脸都被挤成了一张大饼。

就在这时,一张巨大的虫脸出现在黑暗中,那是一只长着长腿的巨型昆虫,和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昆虫巨大的复眼好像灯笼一样,幽幽的光芒刺穿了无所不在的黑暗。

似乎发现了胖狐狸这只可口的猎物,那虫子的嘴巴里吐出来一条长长的触手。

胖狐狸本能的朝后退去。

就在这时,屏障上忽然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击中那条触手,然后黑暗从伤口侵蚀进去,虫子瞬间被黑暗吞噬掉了。那盏灯笼般的眼睛咕噜噜滚到屏障前面。胖狐狸瞪大眼睛,看到黑暗如有实质的蔓延过来,将那点萤黄色的光芒包裹起来吞噬掉了。

外面太可怕,我再也不挠墙了。胖狐狸害怕地把爪子戳进自己嘴里。

“喂,这是哪里来的小不点啊?”一个女人清亮的声音从灌木顶上传出来。

胖狐狸抬头一看,发现烟红色的平整灌木上卧着一只大狐狸。一只美丽的白狐狸。

“你是谁?”胖狐狸问道。

“我住在这里。”白狐狸答非所问,然后她问道:“这里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生灵来过了,你是怎么进来的?”说着,她轻盈地从灌木上跳了下来。

胖狐狸警惕起来,含含糊糊回答道:“唔,就是外面啊,有扇金色的大门那里。”

“金色的大门啊。那可不好找。”

大狐狸走近之后,四郎才发现这是一只和自己长得很像很像的白狐狸,叫四郎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妈妈。心里的防备不由自主松懈了几分。他的耳朵耷拉下来,显得脑袋又圆又大,大狐狸忍不住爱怜的用舌头舔舔小狐狸。

“想出去。”小狐狸瞪着微微泛蓝的大眼睛,沮丧地说道:“可是我找不到出去的路了。你住在这里,能给我指指路吗?”

看着那双酷似某人的眼睛,大狐狸叹口气:“真是会撒娇啊。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外面那片黑暗里关着可怕的东西,你如果自己跑出去,会被吃掉的。”

看着胖狐狸垂下头,小小一团站在自己面前。大狐狸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要烦恼了。如果出不去的话,就留下来吧,做我的孩子,和我一起生活。”

还没等胖狐狸反应过来,那只大狐狸就自作主张把胖狐狸叼了起来,然后灵巧的跃过了灌木,朝着湖边跑去。

“放我下来啊,放我下去。我不是你的孩子——”胖狐狸反应过来之后,就激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大狐狸叼着他的角度选的非常好,胖狐狸怎么也挣脱不开。

我被一只奇怪的大狐狸绑架了!饕餮,你在哪里啊TT

刚才大门一打开,他想都没想就跑了进来,然后他就听见给他传承的那个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我的传承者,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来找一只小狐狸。”饕餮言简意赅的说道。

“是这一只吗?”苍老的声音问道,饕餮的面前出现了一副画面,正是小狐狸趴在光壁边缘挠墙,然后被大狐狸叼走的画面。

知道小狐狸没死,还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饕餮的心情顿时平静下来,心里充满了斗志和希望。理智一回来,他就发现此事疑点很多。那只大狐狸看着很像是四郎的娘亲,白水。可是,她当年不是已经被人间修士重伤而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

看着那只大狐狸的背影,耳边仿佛响起了小狐狸的的呼唤,饕餮眯起了眼睛:“吾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隐藏在黑暗中的神明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他:“听说你马上就要带着小狐狸离开此界了,你真的已经做好准备了吗?你知道在外面会遇到什么吗?你在接受传承的时候,应该也知道你的祖先曾经遭遇过一次灭顶之灾,面对那种虫族,你有必胜的把握吗?宇宙中比虫族更加危险地生物也不是没有,面对那些生物,你能够保护好小狐狸吗?与其让他跟着你却送死,不如留在我的结界里,起码让他一世安乐无忧。”

饕餮沉默下来,片刻后,他才开口问道:“吾神,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通过我的试炼。”藏来的声音说完之后,金色的大门瞬间消失,饕餮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黑暗之中。

“通过试炼我就可以去见小狐狸了吗?”饕餮大声问道,可是没有人再回答他。

遥远的地方有星光一闪而过,然而即使这样充满这死寂和寒冷的光芒,也在转瞬就被黑暗说吞噬。这是一片任何光线都穿透不了的黑暗。

饕餮漂浮在黑暗中,浑身都没有着力点,他抬起头朝着茫茫的黑暗看了一眼。握紧了手中的轩辕剑。

以饕餮的视力,也只能在黑暗中看到一些影影绰绰的轮廓。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正在这时,黑暗中忽然传来风声,有什么东西一跃而起,凌空朝着饕餮袭来!饕餮袖风一扫,挥出一串火球,借着这一瞬间的光明,饕餮看清楚了这是一只什么样可怕的异形生物!光秃秃的细长的脖子上,只有一张大嘴,但满是鳞甲的身躯上却生长着野兽一般的四肢,身后还长着一条长长的奇特的尾巴。

火球虽然很快被黑暗包裹住,但是仍然击中了那只怪物,怪物往后翻了一个跟头,但是很快又毫发无伤的扑了过来。这怪物体表的鳞甲堪比龙甲。能够防御大部分的物理伤害和法术攻击。

饕餮和怪物交过一回手,试探出他的虚实之后,就迅速的拔出轩辕剑。四周已经再次恢复了一片黑暗,剑锋准确的滑开怪物的腹部。

就在杀死怪物的那一刻,黑暗中忽然出现一块光幕。饕餮透过光幕,可以看到自家胖狐狸被叼着脖子,正在张牙舞爪的想挣脱开来,用力的浑身的白毛都炸开了。镜头拉近之后,还能看到小狐狸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怒气,还有被叼着后脖提起来之后,自然而然露出来的粉白肚皮。

微微笑了一下,饕餮伸出手来,就在他的指尖触及小狐狸的时候,光幕便水波一般消散了。

饕餮还剑入鞘,冷着脸继续独自行走在金色大门内、玻璃屏障外这片浓的化不开的黑暗中。

***

流着宽面条泪被叼回了湖边。那只拖着一条五彩光带的骚包蝴蝶又晃晃悠悠的飞了过来,绕着小狐狸飞啊飞,还讨好的停在他的鼻尖上。

当然,蝴蝶自以为是讨好,但是小狐狸却认为这是挑衅。他被大狐狸叼住脖子动弹不得,正憋了一肚子的气,此时就愤怒的一爪子拍向自己的鼻子,轻轻松松就把那只笨蝴蝶抓住了。

蝴蝶在小狐狸的爪子里孱弱的挣扎了两下,然后忽然酒变成了白玉色的小钟。

长的很像我的混沌钟!可是混沌钟不是给陆爹了吗?

小狐狸叼着脖子,四肢爪爪却半点不安分,捧着这口小钟翻来覆去的看个没完,末了还凑到自己鼻子跟前嗅了嗅。

大狐狸轻轻将他放在湖边柔软的草坪上,注视着小狐狸的目光好像在看专心玩玩具的幼子。

“这个钟可不是吃的东西,你摇一摇。” 看着小狐狸傻乎乎的在白玉般的小钟上嗅来嗅去,大狐狸走过去舔了舔四郎的脸,温柔的教导着。

小狐狸被舔得愣住了,他抬起小脑袋看着大狐狸,有种熟悉的感觉弥漫在他的心间,抓着白玉钟的爪子忍不住动了动。

有无声的钟响回荡在此间,平滑如镜的湖面上仿佛被投下一粒小石子,荡开一圈圈的涟漪。湖心那个高塔上放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

小狐狸受了惊,一下子转过头看向平静的湖面,然后他瞪大了眼睛——好像是放电影一样,湖面上忽然显现出一座巨大的海市蜃楼。此时正是朝霞满天,晨光熹微。整座城市仿佛氤氲在清新的晨光中,有种动人心魄的美。

那座由光和影的魔法虚构出来的城市中伸出一条湖水做的水蓝色阶梯,一直蔓延到胖狐狸跟前。

大狐狸叼着他轻盈的跳了上去。

胖狐狸惊讶的嘴都合不上来了。海市蜃楼终究是虚无缥缈的城市,可自己面前忽然出现的城市却是真实存在的。

把小狐狸叼到城门口,大狐狸将他放了下来,自己轻盈的跃入那片如晨曦般的清新光芒之中。

胖狐狸在城门口探头探脑半天,终究没有转身逃跑。现在跑又能跑去哪里呢?这城市既然和饕餮和妖族有关,胖狐狸便打定主意要留下来弄个明白。这么想着,他跟在大狐狸后头,用头顶着门,肉嘟嘟的小身子挤过缓缓合上的大门,跑了进去。

大狐狸优雅的蹲坐在明朗的晨光里,似乎正在等小狐狸跟上来。胖狐狸揉了揉眼睛,有一瞬间他看到的不是狐狸,而是一位白衣的女子。

胖狐狸迈动着小短腿,吧嗒吧嗒的跑到大狐狸的影子里,蹲好,疑惑的偏头看着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只狐狸。

胖狐狸爪子上的混沌钟挣脱开去,变成一只蝴蝶飞到半空中,煽动着翅膀在小狐狸鼻子前面飞来飞去,然后就飞到了前面去带路。

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在空无一人的烟灰色街道上穿行。

亭台楼阁全是一种四郎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格,既不像现代也不是古代,既不是中式也不是西式。城市的正中耸立着那座天线似的高塔,连接着地面和水晶外壳。而那塔尖的顶端,闪耀着刺目的金光,一轮人造的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将整个地下都市照耀得宛若白昼。

街道上两边的建筑上刻着奇怪的文字和符号,这些建筑被破坏得很严重,许多都已经残缺不全。

那并不是时光自然侵蚀留下来的痕迹,胖狐狸凑过去仔细看了半天,觉得更像是战争的遗迹。这整座城市,的确是经历了星际战争后残留下来的废墟,一些明显不可能是这个时代制造出来的弹孔出现在断壁残垣之间。各种古怪的骨骸散落一地,一看就不是人类的骨头,白森森的骨殖和烟灰色的墙壁,并不显得可怖,反而有种奇特的沧桑和悲壮感。

一路上除了废墟就是骸骨,再无其他,从规模上就可以想象,在许多个宇宙年之前,这个地方曾经是多么繁华的一座城市。市中心的喷泉旁边雕刻着无数高大俊美的人,只是看一眼,四郎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妖族,旁边还有他们化身为兽的模样。其中一个男人完全就是饕餮的翻版,只是他的眼神更加平和。

站在喷泉广场上,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以及莫名的凄凉从四郎的心底像泉水一般蔓延而出。大概是受了梦境的影响吧,因为这就是他在梦里看到的妖族失落的繁华,那座矗立在水晶飞碟内部的天空之城。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胖狐狸绝对无法相信,此界居然会有这样气势磅礴,带着明显未来色彩的都市。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一座真实存在的城市吗?”小狐狸围着那座酷似饕餮的雕塑转来转去,还试探着伸爪子去摸了摸。

“就像你看见的那样,这座城市,她在这里,又不在这里。”

小狐狸转到那群妖兽的雕像中蹲下,假装自己也是一具雕像般沉静地思考了一阵,忽然说道:“我听说混沌钟可以劈开空间。所以,你是把飞碟藏在了空间夹缝里。难怪不得天道一直没能找到你,毁灭者。或者,我也可以称呼你一声吾神?”

“你看吧,我就说过,咱们儿子可机灵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四郎的背后响起。然后胖狐狸就感到自己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小圆脑袋被重重扑棱了两下:“是不是,乖儿子?”

“爹?”胖狐狸试探地叫了一声。他被人卡着肩胛骨抱了起来,两只前爪使不上劲地搭在前面。这个姿势有点不舒服,他忍不住挣扎了一下。

“别这样抱着他。”大狐狸忽然化成一个白衣的大美人站起来,从陆爹手里抢过小小一团的儿子搂在怀里。

胖狐狸把头转来转去,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不够用了:陆爹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个白狐变过来的女人,难道她是我娘?

似乎知道胖狐狸在想什么,陆爹意气风发地走过来,拍了拍儿子胖嘟嘟的小屁股,自豪地宣布:“我们球球已经叫过我爹了。什么时候叫娘啊?”

“我娘她……她没死?我……我见到了自己亲娘?”被埋胸的胖狐狸挣扎着探出头,仔细打量这个女人。并非华阳姑姑那样艳光四射的狐族大美人,初看并不惊艳,但是却越看越舒服,越看越叫人移不开眼睛。整个人好似水墨点燃,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灵气,和四郎足有七八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眼睛。四郎的眼睛像陆天机。

“对呀,这就是你的娘亲,曾经的白水*。”陆天机和白水一起,笑着注视白水怀里的小狐狸。

“我娘?”小狐狸傻乎乎的跟着学了一句,然后小小声地嘀咕:“可是她不是……不是死了吗?我还担心爹你会去殉情呢。”

“你又知道什么殉情了。都是那只饕餮不好,把我乖儿子都带坏了。”被儿子当场戳穿,陆天机云淡风轻的架子端不住了。

白水轻轻笑了起来,她一边帮儿子顺毛,一边缓缓给一头雾水的儿子解惑:“就像你爹是天道的化身一样,我其实是毁灭神的化身。上次的死亡只是回归本源之地而已。所以你爹才会上天入地都找不到我,以为我已经魂飞魄散了。”

“毁灭神是女……不对,毁灭神的化身就是我娘?”小狐狸被这么一个消息吓傻了。

“黄金神族本质上都是某种规则,所以是没有性别的,但是为了表示对此间主人的尊敬,那个闯进来的毁灭者遵从此间阴阳化生法则,主动化为了更加没有攻击性的阴性生命体。如果不是盘古的死和你重伤,说不定当年的神战根本就不会发生。唉,也是阴差阳错。”顿了顿,她继续讲道:“谁知道当年打得你死我活的对头几千年后却……总之,我和你爹认识后就有了你。因为当年的混沌接受了毁灭神的生命精华,算是两个神共同的后代,所以你才会投胎做我们的儿子。”说着,白水忍不住把胖狐狸举到面前,亲了亲儿子黑乎乎的小鼻子。

被刚认识的美人娘亲亲,胖狐狸瞬间害羞地连肚皮都红了,他挣扎着跳出白水怀里,想要变回人形。人形虽然说不上九尺大汉,但也算是翩翩少年郎,可比如今这幅四个巴掌大的样子威风一点。

可是小狐狸在地上努力了半天,惊悚的发现自己居然没办法变成人形了?

把自家急的在地上团团转咬尾巴的傻儿子抱起来,白水有点惆怅的说道:“也是娘亲不称职……算了,现在有了也就有了。幸好球球回到了娘亲身边,好好进补,才能安全的把肚子里的小饕餮生下来。”

陆天机眉目间有杀气隐现:“那只饕餮实在太不知好歹了。利用咱们球球年纪小,又孤苦无依,将人骗到手。这也就罢了,如今球球肚子里都有小的了,他却保护不了妻儿!”

白水不干了,虽然对饕餮这个儿媳也不是特别满意,但是好歹算是娘家亲戚,在丈夫面前,自然是要护着的,于是她反唇相讥道:“那你当年把妻儿都护得很好了?”

这一下陆爹顿时偃旗息鼓,围着妻子各种讨好赔罪。

爹娘在旁边吵得欢,完全忽略了四郎那种仿佛被雷劈了的神情:尼玛,这么说我肚子里是真有了。饕餮骗我这个&(!&&#*

三人已经来到了城市正中的高塔下。陆天机和白水又重归就好,他满怀爱意的看着妻儿,替他们母子推开了门。

被交替出现的惊和喜冲晕了头脑,胖狐狸迷迷糊糊被抱进高塔里,地板自动升了起来,一家三口来到了塔顶最华丽的房间里。

“这是我给儿子准备好的房间。”说着,她把怀里的胖狐狸放在房里那架最显眼,最辉煌灿烂的大床上。许多水晶在床头和床柱子上闪烁着力量的光芒,看上去就低调奢华有内涵。胖狐狸这个土鳖一眨不眨地盯着床头床柱子上那些宛若星辰般的水晶镶嵌物,有点不适应一天内从一只半人半狐的小弃儿华丽转身为血统高贵神二代的变化。

亲了亲儿子的头,白水笑道:“睡吧儿子。”看着儿子盯着床柱子看个不停,她解释道:“这些是能量晶体都是恒星的星核,能够提升你的体质,增强修为。睡吧儿子,睡一觉起来就能长成大狐狸了。”

用恒星的星核来提升修为?胖狐狸被自己娘亲的大手笔惊呆了。他原本还以为那是些装饰品呢。

小狐狸从来没有和此间的爹娘相处过,加上陆天机和白水都是气场强大的美人,一出场就天然一种不同凡俗的光芒,看上去不像很好亲近的样子。胖狐狸自认不过是只普通的半妖,这怂包心里不由得有点发怯。

面上虽然看不出来,小狐狸的内心挺担心完美的爹娘不喜欢平凡的自己,因此他便乖巧地趴伏在床褥子里,爪子紧张的抠着床单,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一个动作都不敢多做。

这个房间有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全景。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射进来,被褥啊床单啊狐狸皮毛啊,都被晕染上一层恰到好处的暖意。小狐狸暖暖和和的窝在床上,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东瞧细看,心里有好多疑问滚来滚去,不敢问出来,此时见爹娘要走,胖狐狸下意识地一爪子抓住娘的衣摆,另外一只爪子按住爹的衣袖。

陆天机和白水低头一看,不由得相视而笑。陆爹凑近白水的耳朵边,以儿子听不到的音量小声说道:“按照神族的年纪来算,我们球球还算一只小婴儿呢。不敢独自在陌生地方睡觉也正常。”于是,狐狸的爹娘都异口同声地说道:“放心睡吧。爹/娘不走。守在球球旁边,什么怪兽都不敢过来的。”

冲动是魔鬼。被误会不敢独自睡觉的胖狐狸刷的一下收回了爪子,赶忙分辨道:“我不是害怕。只是……只是……”只是了半天,他又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白水也不催他,她坐在床边,轻轻梳理儿子的白毛。

“娘,那你这么些年为什么都不来找我和爹?”胖狐狸藏不住话,憋了半天终于问了出来。

白水愣了一下,手上梳毛的动作也顿了一顿,感觉到儿子的不安,她才缓缓开口道:“这些年辛苦我们球球了。”女人原本清澈利落的嗓音变得肉麻兮兮的。还用手揉胖狐狸的肚子,想要抱他起来亲一亲。

虽然这是亲娘,但是胖狐狸自觉一把年纪了,很不好意思的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总喜欢揉揉捏捏自己的娘亲。

白水见儿子害羞,赶忙忍住笑,认真地和儿子解释道:“当年娘其实并没有觉醒,也不知道你爹的真实身份,在被奸人所害之后,魂魄自然回归了此处。你也知道,此间天道脾气实在太坏了,除非重新投胎为妖族,否则娘是不能以毁灭神的身份到处乱跑的,不然,肯定又是一场神战。”

“哦。”胖狐狸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其实和他想的也差不多,然后胖狐狸才狡猾地抛出了自己真正想问的问题:“那饕餮呢?可不可以让我去见见他啊。”边说还边东张西望,一副我只是随便提提的模样。对于自己怀里真的揣着包子这件事,四郎虽然生饕餮的气,但是到底还是挂念他的。

对视一眼,陆天机俯□,直视着儿子的眼睛,说道:“球球,你们马上就要离开此界了。难道走之前都不肯多陪陪爹娘吗?”胖狐狸被更加狡猾的老爹一句话挡了回来,只好偃旗息鼓。

四郎好歹在市井中摸爬滚打过,于紫陌红尘中走过一遭,加上前世那点书本网络上的经验,虽自认做不来几多大事,但是对于如何机智地处理婆媳关系,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胖狐狸可是成竹在胸的。

——这若是公公婆婆看不惯儿媳,做儿子的一定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在乎,否则婆婆会对儿媳更加不满的。

自以为人情练达的胖狐狸那点小情绪根本瞒不过两位大神。白水责备的看了陆天机一眼,轻轻抚摸儿子又耷拉下去的耳朵,安抚道:“不着急。宇宙中有很多危险,你们两个一无所知的出去,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又怎么能放心呢?少不得要在离去之前把我们有的经验都传授给你们。饕餮已经开始模拟战斗了,球球睡一觉起来也要开始训练和学习了哦。到时候可不许偷懒。”

饕餮在和外星怪兽进行模拟战斗?他不会有危险吧?

胖狐狸很想问,可是他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而白水已经自顾自开始给儿子讲起了自己的宇宙航海经历作为睡前小故事。

在娘亲温柔的声音里,胖狐狸把头埋进垫子里,有点不安的蹭来蹭去,很快就睡了过去。

胖狐狸的日子就在学习——进补——学习——吃各种奇怪的东西这样的循环中一天天过去了。

与此同时,饕餮却在黑暗中不停的斩杀着各种敌人。这些敌人各式各样,有妖兽,有幽魂一类的生物,甚至还有奇怪的铁盒子,当然,更多的却是虫族。

这样日复一日,永无止息的杀戮是枯燥而令人绝望的,在看不到希望的黑暗中唯一能让饕餮感觉到安慰的,就是每次斩杀完怪物后,就能观看到胖狐狸的一小段日常影像。那些影像似乎是随机拍摄的,有时候在吃饭睡觉,有时候在露肚皮撒娇,有时候在看书学习摆弄各种奇奇怪怪的铁盒子,也有时候独自一个蹲坐在窗前,只留下一个落寞的小背影。

正是这些片段,激励着伤痕累累的饕餮一次次站起来继续厮杀。

日子一天天过去,饕餮被训练成了一个不输给黄金神族的战斗机器,而胖狐狸也……也长大成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狐狸了,连肚子都瘦了下来——其实是因为肚子里的小饕餮被取了出来,变成一只蛋,被他爷爷奶奶抢着去温养。

胖狐狸在繁忙的学习之余,常常蹲坐在落地窗前,沉默的看着这座空落落的城市。然后,他发现忽然有一天城市里就涌进来一队队妖怪,他们在十三位先天神兽的带领下重建着这座城市。白水最近不怎么出现了,她一直躲在塔底修补着飞碟,有时候会叫四郎去旁听,给他讲解飞碟的内部构造。

这种种迹象都让四郎阴影有些预感,分离和重逢的日子进了。

和娘亲一起修好飞碟不久,已经没有那么胖的胖狐狸闲来无事,又蹲坐在落地窗前,默默等待着饕餮的出现。

今天的城市似乎格外热闹,每个妖怪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四郎敏锐的觉察出异样,他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城门。果然,没过多久,他就看到一个身披黑甲的男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妖怪集市里,金色的阳光落在他的头发上,给这个男人镀上了一层金边。

胖狐狸欢叫一声,一闪身冲破了高塔上的玻璃,移动到了那个男人面前。他现在已经成了这座天空之城的主人,能够完全控制住这座城市了,即使从高塔上跳下来也能优雅的落地。

看着儿子不顾一切跳出去的背影,陆天机愤愤道:“这臭小子。”也不知道究竟在骂哪一个。

白水横了他一眼,说道:“果然还是谁养大跟谁亲。咱们还是不要去讨人嫌了。儿子既然已经学会控制飞碟,运行新世界的规则我们也都刻在混沌钟里了。儿子就不必像我们这样辛苦,为了世界的有序运转,不得不将情感分离出来。”

陆天机叹了一口气:“人间界也安定下来,玄微做了皇帝,他会是个好皇帝。有了混沌钟作为星图引导,飞碟成功的苏醒,这样一来,所有的妖族都可以跟着离去。人族修士也在战争中消耗干净,以后的天道不需要被任何情绪说干扰,该是我们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两人相识而笑,悄悄把一块金色的巨大水晶留在儿子床上,然后带着苏夔变成的怪兽和一个流光溢彩的蛋登上了塔顶的一艘小型飞船,金光一闪,空间似水波般散开,他们便消失在此界。

于是,等胖狐狸兴高采烈又忐忑不安地带着饕餮回来见父母和儿子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空荡荡。

巨大的水晶忽然亮起,在对面的墙壁上投射下陆天机和白水的人像。

亲爱的儿子,这座城市娘已经完全交给你了,桌子上的是战舰的核心能源主体,也就是天上的这轮太阳,要好好爱护他。因为孙子的出身问题,我和你爹带着他先行离去。勿念。

影像至此中断。

饕餮经过了黑暗中的历练,已经完全融合了传承,已经隐隐确立了神格,随时可能蜕变为新的黄金神族。虽然能力有了提升,但是憋了一肚子气的饕餮看在儿子的份上,本来已经打算向岳父岳母低头认错,乖乖嫁入狐狸家。谁知岳父岳母居然带着自己刚出生的小狐狸宝贝跑路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完这段视频后,饕餮终于对四郎不靠谱的爹娘皱着眉,大声吩咐身后的槐大:“通知所有妖怪,马上准备出发,把我儿子追回来。”

胖狐狸慌乱中也没来得及纠正饕餮的错误,反正在他眼里,小狐狸和小饕餮都是一样的。他现在知道了,当一个生命进化到最高级阶段之后,产生后代便成了最困难的事情。能有这么一个儿子就是万幸了,况且,小神兽都是谁养大跟谁亲。

“出发!”胖狐狸也大声命令道。

“嘟——”一声巨响,早就做好准备的飞碟在混沌钟的带领下,闪了一闪,就消失在了深深的地底。

妖怪们开始他们筚路蓝缕的拓荒之旅。

“妈妈,天上飞过去一座城市。”一个小女孩指着夜空说道。

“别瞎说。”母亲将成天幻想些古怪东西的小女孩抱回了房间。

一花一菩提,一沙一世界。

星辉烂漫的苍穹中浮动着一艘巨型飞船。和宇宙比起来,无论多么强大的个体或者种族,无论多么激烈的战斗,多么宏伟的野心,都显得那样的渺小。

四郎和饕餮并肩站在城中最高的指挥塔顶。凝视着这片星的海洋,胖狐狸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在这阔大而神秘的星辰大海中,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呢?那大概又是一个新的故事了。

宽大的衣袖下面,饕餮紧紧握住四郎的手,他握得那样用力,四郎一下子就觉得世界忽然变得小了起来,小到两人所在的空间便自称一个世界。不论明天究竟会怎样,他们总会在一起,并肩战斗,直到宇宙的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连载到这里,终于可以画一个意犹未尽的句号了。感谢陪着蠢萌的胖狐狸,酷炫的饕餮以及众多妖怪们走到今天的读者大大。在我以后的小说里,胖狐狸和饕餮应该也不会出场了,就让这座装着许多妖怪,梦一般的天空之城静静的存在于时空之外吧。在那里,他们的传奇还将继续。

咱们下一个世界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