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开始吧
作者:永远做梦的石头 更新:2019-09-25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虽然一路都有陈云的电话汇报,不过让人心烦的是对方即不接电话也不通知具体的目的地。

飞鱼号是一艘游艇,游艇上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是一个叫麦德奇的船长,不过对方似乎有难言之隐,即使陈云试探了半天,船长犹豫一阵还是没有告诉陈云任何信息,甚至还小心翼翼的在海上绕起了圈子。

陈云对悉尼并不熟悉,只是知道两个小时之后,飞鱼号游艇又停靠在了环形码头上,就在等得焦急的方圆正在众多的游艇中寻找飞鱼号的时候,陈云一直无法拨通的电话响了。

“如果不想秦先生出意外的话,把东西扔到海里。小心点,我的耐心有限,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电话中的声音,阴阴的说道。

陈云很是犹豫了,按照方先生的指示,除非必要不要有任何的违背,一切以人质的安全为主,对方肯定就在周围,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自己唯一的任务就是交接平衡因子。

他也来不及通知别人,只能自己做出决策。

“三个人什么时候放?”陈云迫着对方,没有一个可以算是承诺的东西可不行,不管这个承诺是否是谎言,总还有一丝希望。

“呵呵,你的时间可不多,不过我愿意给你这个回答,再说,我们也很守信誉。”对方阴笑着说道,同时心中有了一丝玩味,也许以后有机会再弄一票。

“在我们确认之后,最迟2小时后,你会得到三个人的具体位置,而且我保证他们受到了很文明的款待。”对方阴笑着不慌不忙的说道。

“最后提醒你一句,你还有不到20秒来决定要不要秦先生他们三人回去,祝你好运!”对方阴阴的说道,说完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中沉稳的声音,陈云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只能行动,扔到海里?除非对方已经在下面等待着,或者说,对方在这么多的游艇中,有逃脱的完善计划,作为华国人,不可能在这么多的游艇中一一寻找,即使通过澳洲警方,面对这些大量的豪华游艇,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单单搜查证就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更别说阻拦游艇出海了。

对方太狡猾了!陈云把有些厚重的防水装置箱小心的顺着左边船舷放下海的时候不由感叹对手的周密。

看着箱子慢慢的沉没,陈云转头瞪了船长一眼,这个混蛋!不管是否有苦衷,都是助纣为虐的笨蛋!方圆和三个华安局和保罗安排的人是依靠着方圆手机的定位功能找到飞鱼号的,看到陈云空空如野的手,方圆疑的看了看四周,想寻找对方的踪迹,不过很可惜什么都没看到。

“在下面。”陈云趴在船舷边,苦笑着指了指海里。

“他们有准备,船刚刚回到这里就让我把东西扔到了海里。两小时后,顺利的话就可以得到秦先生他们的位置了。”陈云继续说道。

看着船边幽深的海水,方圆几个人唯有苦笑,在国外,很多事情都不可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至少已经知道对手是谁了,秋后算账还是很容易的,不就800毫升的东西吗?别人不知道,可方圆知道,也就是这个月产能的百分之十不到,换人命,值!

“下来吧,我们回去静静的等消息。”方圆郁闷的说道。

......

事情就这么有戏剧,甚至没有和对方谋面,东西就已经交接了,秦建飞等三人是在法国被发现的,除了被昏的仍在了一个小房子里,没有任何被折磨的迹象,甚至于失踪时随身携带的东西都完好无缺的被放在了屋内,对方在这一点上还真是礼貌有加。保罗的人在弄醒了三人之后,就一刻也不敢停留,十几个人连夜护送去了巴黎的,搭乘最近的一班回国的班机直飞新京。

交接的当天下午,飞鱼号的船长的详细情况就报告给了方圆,这位船长也是一个倒霉蛋,不,应该说是被牵连的无辜平常人,飞鱼号的主人是澳洲的一位小有名气的富豪,船长麦德奇平时也就负责保养和在主人出海游玩的时候驾驶游艇,生活是过得平静而安宁,当然也少不了不菲的报酬。

不过这种平静还是被打破了,就在方圆交赎金的前一天,这位船长的妻子被绑架了,对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在第二天指定的时段接一个主动找上门来的东方人在海上兜一圈,并在具体的时间回到指定的泊位,以家人的安全威胁船长.......

“保罗,可以开始了!”方圆在接到秦建飞三人乘坐的飞机已经起飞的消息之后,就马上预订了回程机票,在飞机公务舱坐下后打的最后一个电话。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说这句话的时候,身旁的陈云甚至感觉到了一丝冷冽。以他对周遭环境的敏感,空气中甚至弥漫着一个杀气,是的,杀气!

方圆根本就没有忌讳陈云的身份,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复仇,敢用星睿员工的生命相威胁,就必须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等待星睿的将是层出不穷的要挟。

这类事情是不需要方圆来心的,保罗和刘谦本身就有各种资源,专业的事情就交给行业人士来处理吧,外行说不定只会帮倒忙。

至于华安局,不管他们知道还是不知道,只要不威胁到华国的国家安全,人家才不会管你做什么呢,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一些方圆在国外的所作所为?难道海量的情报分析就没有一丝的推测和研判?

......

保罗看着镜子前自己的模样,认真的把一片胡须贴在了鼻下,微微调整了一下,再次看了看才满意。

这个形象和保罗真正的形象有很大的区别,一套专门用于化妆的装备正放在里间的卧室里,仅仅这套装备就花费了他4万美金,而为的就是掩盖真实的形象,依靠这套装备和相关的材料,保罗可以改变成任何形象,例如这个根据俄罗斯一个街头艺人的照片制作的头套,不过为了更保险一些,他还是坚持在上面贴了一片胡须。

方圆交代的事情,保罗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这是报复,是要以消灭对方为目的的行动,虽然不牵扯到他的道德底线,不过对于这种暴力手段,从内心深处,他依然有些微微的抵触,可是他没法拒绝方圆,虽然他有拒绝的权利,可是没有充分的理由,正如方圆所说,这些人本身就不值得同情,几十年来都恶贯满盈,更何况这次打了星睿,其他势力不可能完全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软弱根本就是灾祸的开始。

保罗叹了口气,人生也许就是这么无奈,越是要逃避一些东西,往往越是会深陷其中。相比很多人,星睿完全就是一个以慈善为目的的大势力,保罗甚至很为能投身这样的财团而骄傲,可是正如很多现实一样,黑和白从来都不是世界的唯一,还有灰,星睿控股算是沾染灰最少的一个大势力了。

这次的交易是以中间人牵线达成的,十万的定金也已经付给了中间人,交易不是一次的买卖,而是由两部分组成,整个交易金额就算在欧洲不大的圈子中也算是很高的,整整100万欧元,全是现金交易。

这次和中间人见面是交接第二笔款项,100万欧元中的二十万,这是在对方提供了那个黑手党家族的最新情报,证实了实力之后的的报酬,剩下的钱就等着真正开始的时候,他才会一次支付给中间人,现在还有点时间。

保罗化妆完成之后没有马上出门,再次走到书房的桌前,拿起桌上放着的一个文件夹,重新在旁边坐了下来。

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这也是他犹豫的原因,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虽然年轻是也是一个狠角,不过在几年前因病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这个人就是这个家族的老教父,也是现任教父有镰刀之称的卡夫的父亲,一个据说已经处于弥留之际的强人。

雇佣的人不知道缘由,现在还猜测仅仅是一个势力组织对另一个家族的倾轧和打击,所以调查得非常细致,动用了很多手段终于打探到了这个家族目前蜷缩躲避具体地址。

今天保罗就是要决定是否开始计划下一步计划,一个真正的报复,而报复的名单中的这个老头是否继续有必要留在名单中,这个名单很长,几乎包罗了这个家族的所有核心成员,如果成功的话,可能会成为欧洲一个不小的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