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斯和阿瑞斯
作者:青色羽翼 更新:2019-09-25

我叫维纳斯,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父亲,一个爸爸。

听部落其他人说,我应该叫爸爸为母亲,可是爸爸不许。每次我叫他母亲的时候,他都会笑得很灿烂,但不知道为什么,隔几天我就会很倒霉。

我还有个哥哥,叫阿瑞斯,因为他比我先从母树里掉出来,所以就占了哥哥这个名分。爸爸说,一个战神,一个爱神,真是太美好了。

和其他的雌性兽人不同的是,她们变身成人型一般都在十五六岁左右,可是我四五岁的时候就变身了。变成人那天爸爸很开心,一边抱着一边说,我的女儿要长得娇娇小小,就算到了成年时也要个子矮矮的哦,千万不要比爸爸高。

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都会用一种很狂热的眼光看着我,我记得那种目光,有一次我出去玩迷路了,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晚上回到家时,我就用那种眼神盯着食物。

难道爸爸把我当成了猎物,可是好像又不是这样。他有时还会自言自语:“哎呀,到底要养成什么性格呢?傲娇系?女王系?公主系?哪样都不错!我养成游戏玩的不错呢。”

每次这个时候,父亲都会一把抱起我,对我说:“赶快长大搬到雌性聚居地去,离你母……爸爸远点,千万别像他一样,会被带坏的。”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问,既然父亲不喜欢我变成爸爸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选择爸爸。

父亲总是一脸……的说,因为他那样的人,有一个就够了。

至于“……”是什么表情,直到后来我有了伴侣,和他滚草地的时候才明白,那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于是我惊悚了,因为我所知道的父亲,只要在爸爸面前都会露出这个表情,他究竟有多欲求不满啊!明明每天晚上爸爸都会叫得很惨……

等到我十岁之后,爸爸看我表情不一样了,尤其当我站起身来的时候,他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意思,连我都能读懂,他在说:“这是我女儿吗?”

原因是我比他高了,我站起身来,就会超过他好多,他需要仰着头才能看见我的脸。

十一岁那年,他要给我换名字。

我不愿意,因为他曾经说过,维纳斯是爱神,也是金星,是天上最亮眼的星星。这么美丽的名字,怎么可以换啊!

父亲也觉得不应该,可是爸爸说:“你见过她那样的爱神吗?你见过身高两米的维纳斯吗?哦,不,她不是爱神,她不是我心中的维纳斯。”

于是我跑了,为了避免天上最亮眼的星星被换掉,我成为了最年轻的单身雌性。

可是,我真的越来越强,除了强大的烈风阿姨之外,没有人能赢过我,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后面是一群被打趴下的雄性。

直到有一天,一直在部落里单身的杰夫叔叔一拳把我打晕,我才知道,我遇到了这辈子唯一能看得上眼的雄性,我要追求他。

可是他一看见我就躲,口口声声说着,上次我不知道你是陆畅的女儿才不小心动手的,你千万要原谅我啊!

最后我去找了希尔达阿姨,她微笑着摸摸我的头,取出一个小小的木瓶,告诉我,给杰夫喝下就好了。

于是我把木瓶拿到杰夫面前,被他踢翻了。

我哭着去找爸爸,这是自从改名字事件后我第一次见到他,他看着哭得泪流满面的我,一脸僵硬地说:“千万别说你的我女儿,你怎么笨成这样啊!不就杰夫那小子嘛,拿下还不容易,我连费奇都给掰弯了,还不能把女儿塞给杰夫?”

两个月后,杰夫开始和我滚草地,五个月后,我们在族长父亲的祝福下,结合了。

一年后,他知道了当初我是故意在他面前受伤的,是故意在他面前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的,我流泪的时候其实是知道他在身后看的,我洗澡的时候是知道他在附近的……

这些事情,还都是我自己不小心说出来的。他表情扭曲了一会儿,后来释然地抱住我说:“终于找到一个傻雌性了!这部落的雌性就你最安全啊!”

于是我们幸福地过了一辈子,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

我叫阿瑞斯,有一个傻父亲,一个傻妹妹,一个……很可怕的爸爸。

很多年前我曾叫爸爸为母亲,因为我知道他听不懂兽形的我在说什么,可是后来有一天,我很小心地走过小树林,迈过小河,清洗我的整天踩在地面上的小脚时,突然被人从后面狠狠地踹到屁股上,掉进河里跟利齿群搏斗。

那天晚上爸爸一边梳理我湿漉漉的毛发,一边温柔地笑着说:“阿瑞斯,你以为你偷偷叫我母亲,我不知道吗?”

爸爸的手明明很温柔,爸爸的身体分明那么温暖,可是我却冷了整整一晚,第二天就发烧了。从那之后,再不敢称他为母亲,而是叫他爸爸。至于不懂兽语的爸爸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隔了几天,父亲被爸爸踹出了房门,表示,绝对不是因为我偷偷在部落里散播父亲和别的阿姨的故事,绝对不是我故意安排父亲和别的阿姨在一起单独相处的,绝对不是!

从小到大,我的傻妹妹就比我高大强壮,当我还是一只小狮子的时候,她已经长得又我四个大了,当我依旧是一个小狮子的时候,她已经比父亲差不了多少了。每次父亲都会一脸不相信地看着我,我知道他在想,为什么这家伙会是我儿子?

我一直认为,之所以我比维纳斯要小很多,是因为这家伙太能吃,在母树里时就将所有的食物都抢走了,所以我一直比她小。只要长大了我多吃,就一定会超过她。

可是后来我肚子很疼,又吐又泻,爸爸说我吃的太多伤食了,从那之后我的胃变差了,更加吃不进去多少东西,从那之后父亲看的我眼神像是在看一只可怜小动物。

可是我并不可怜,也并不弱。反正从小到大只要揍过我咬过我的雄性们,现在见到我都得低头绕路走,因为之后他们都会很惨。

十一岁那年,爸爸要改名字,说是要让维纳斯叫阿瑞斯,阿瑞斯叫维纳斯,后来因为维纳斯逃跑而没有成功。

叫什么名字对我来说没有关系,只要称呼我名字的人都谦卑地低下头就好了。

爸爸说,你是女王系的,我养的儿子是女王,我养的女儿是白痴,人生真失败。

其实我想告诉爸爸的是,你女儿白痴是天生的,不是你的错;还有就是,我不是女王,我是国王,其余人在我面前都是奴隶,他们只配舔我脚下的地面。

可是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看见他,我只想低下头亲吻他的脚面。

他叫暮莲,我在部落后面的小山洞前洗澡的时候见到的,银色的月光洒在他身上,当时我以为我在做梦。

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部落里有这个人,父亲也没有告诉过我。

后来我找到了爸爸,爸爸一脸怀念的告诉我,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会治病,还帮助部落里所有的雄性都变成了人。那之后他就自已一个人呆在部落旁的小山洞里,不融入,也不离开,一直孤单的一个人。

还有就是,爸爸警告,如果我再不成年,可能就要去找他了。

然后我想,要是我永远不成年,是不是会永远在他身边呢?

第二天我蹦跳着去找他,告诉我已经快过年龄了,如果再不成年,就要过期了。

暮莲摸着我的头说,你应该去找烈风。以前的兽人都是因为她才变化的,我没有做任何事。

我不明白,带着手下的奴隶们四处打探消息,最后还是烈风阿姨的孩子被我们狠狠揍了一顿后,才偷听他父母谈话,知道原来当年他父亲是一个藤蔓,一直一直没办法变身,后来一直追求暮莲的烈风阿姨成年那天,所有的兽人居然都成年了。

因为烈风阿姨是纯血统的翼族兽人,而那些一直无法变身成人的雄性,就是因为大部分血统都比较纯正,杂交的很少,所以一般雌性没有办法让它们成年,只有身为纯血的烈风阿姨,才有这个本事。

当然这也是因为它们运气好,因为雌性成年是突然发生的,几乎没有任何预兆,而偏偏她成年那一天,使雄性变身的能力是最强的。

听说那天暮莲非常绝情地拒绝了一直追求他的烈风,烈风阿姨伤心地去揍那些一直跟在暮莲身边的雄性,揍着揍着就有点无力,接着就变身了,接着就所有雄性都变身了。

然后众多雄性对烈风阿姨展开激烈的追求,最后是那个比较卑鄙的会分泌很奇怪的药的藤蔓成功了。

我觉得,那种药应该很有用。

于是又揍了一顿烈风阿姨的傻小子,他也可以分泌那种药。

我带着药每天去找暮莲,想找机会让他服下。可是让他服下后又能有什么用呢?我又不是雌性,连个人形都没有,我该怎么办呢?

瑞克舅舅一脸微笑地对我说:“阿瑞斯啊,其实,雄性雌性那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你看你费奇叔叔和我,不是很好吗?”

我看着被绑住嘴,全身赤/裸满脸通红的费奇叔叔,他们真的没问题吗?

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我更担心的是,我现在无法变成人形啊!

于是瑞克舅舅又说了:“其实你不觉得,兽形更美好吗?兽形的时候不能射,只能强忍着,我总是会让你费奇叔叔变成兽形呢,看着他忍耐的样子,真是让我好兴奋好兴奋啊!”

我被吓跑了,难怪爱滋阿姨常对我说,陆畅和瑞克是炎黄部落的两大祸害。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懂了,真懂了。

某个月色极美的晚上,暮莲吃下了加了特别材料的食物,不一会儿,他的脸好红好红,到处乱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对了,暮莲是医师,可以给自己治病的。

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不能就这样错过。我快速跑上前,拼命将已经有些无力的他拽出山洞,不让他再接触那些药草。

接下来怎么办呢?那样柔和的夜色在他身上晕成一团美丽的光,银色的长发散落在他身上,我忽然觉得好渴好渴,却怎么喝水都不解渴。

我上前轻轻舔舔他的袒露出来的前胸,却被他狠狠抓住,银色的眼睛泛出血色的光,他扑到我身上,压着我,用低哑的声音说:“是你自找的!”

我认识的暮莲一直都是清清冷冷,只要在他身边,再炎热的夏日也会变得很凉爽,可是现在,他全身发烫,烧得我身体都软了。

我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很好闻的气味,紧接着身上开始发生变化,长毛褪去,五指变长,我变成人了!为什么?没有雌性在,只有暮莲在,为什么我会变成人?

可是没有时间考虑了,暮莲抚摸着我金色的短发,火热的唇疯狂地落在我身上。他的眼睛随着我的变身而变得深邃,银色的双瞳在月光下像碎钻。

我觉得好疼,从来没这么疼过,可是暮莲好温柔,他的不停地抚摸亲吻着我,让我觉得,这疼痛都好温柔。

事后,他抱着我去河边,两人一起进入水中,他一点点清洗着我的身体,说着柔柔的话:“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觉得这头小狮子好可爱,如果他不是雷欧的孩子,我真想带到身边养着。”

我明白了,比起人形,暮莲恐怕更喜欢毛绒绒的兽形。

“你愿意让我养着你吗?”他舔着我的耳朵问。

为什么不愿意!必须愿意。

“我想研究一下,为什么你会因为雄性的发情气味变身呢?明明是雄性不是吗?还是因为你是陆畅那个身体奇怪的家伙的孩子的原因?”

呃……我又激发了他身为科学家的狂热,这话是爸爸说的。

“到底是因为哪里的原因呢?是不是这里?还是这里?”他伸手握住我早就软软的**,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臀部,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我看着他诱人的双眼,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说:“你可以研究一辈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

-

后来,杰夫和维纳斯,暮莲和阿瑞斯成亲那天,陆畅脸很黑很黑。

“为什么我儿子去搅基我女儿是金刚啊啊!!!还有他们为什么选的都是那么老的人啊,缺父爱还是缺母爱啊!!”他掐着雷欧的耳朵大喊。

被虐习惯的狮子默默握住他的手,亲吻着他依旧白皙秀气的脸颊——

“因为他们是你的孩子。还有,你不觉得听着杰夫和暮莲叫我们父亲和爸爸,感觉其实不错吗?”

“……是挺爽的。”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打下全文完这几个字了,这篇抽风一般的文章就此彻底完结了,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啊!

我或许会开定制吧,不过估计买的人应该不会很多,能不能够10本呢?表示很纠结。

新坑我还在考虑,或许会开军文,或许会开现耽,或许还是古耽,目前每个定数。不过只要开了,我就会把链接放在此文文案和最后一章作者有话要说里,大家如果发现已经完结的文章居然又更新了,那不是我的文突然冒出一个番外,就是开新文我来放链接了。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