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玉腿横而包现
作者:龙全吉 更新:2019-09-25

路斩并没有追上灰衣人,因为他刚飞出院墙,就被霜儿挡住。

“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你的小情人呢?”霜儿一见面就是一句酸溜溜的话。

路斩只得停住脚步,苦笑道:“只是以前的一个朋友嘛,怎么你还吃醋了。”

霜儿撇了撇嘴道:“吃醋?还能轮到我吃醋,我可爱的大众情人。”

“大众情人?”路斩搔搔头道:“我什么时候成大众情人了。”

霜儿不屑地道:“其实呀你也不能说是大众的情人,只能算是中老年妇女的最爱罢了。”

路斩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就想离开。谁成想霜儿身形一闪又挡住了他。路斩道:“你想干什么呀。”

霜儿道:“我只想知道你要去哪?”

路斩道:“当然回灌水帮了,这里的事了结,不回去能去哪呢。”

霜儿冷笑道:“灌水帮你回不去了。”

路斩心里一惊,“难道自己暴露了?不能啊,我都没出手相助荣老爷子他们。”但他表面上仍很平静地道:“为什么回不去。”

霜儿道:“因为你不知道灌水帮在哪,连知人堂在哪你也不知道。”

路斩暗中松了口气道:“没关系,你知道我跟着你走。”

谁想霜儿却道:“我也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这灌水帮的老人儿都不知道灌水帮的地址,这可能吗?

霜儿接着说:“不光我不知道,帮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知道灌水帮的具体位置。”

路斩道:“那我们就分头走吧,反正帮里会安排人找我们的。”

霜儿道:“你找不到帮里的位置,却要去哪?”

路斩诚恳地道:“刚才我见到一个灰衣人杀了一片红她们,还惊走了青儿,武功那就深不可测啊,本来我是追他出来的,谁想被你拦下,现在既然找不到灌水帮门外就先跟踪下这个灰衣人吧。”

霜儿皱着眉头道:“灰衣人?哪里又出了个灰衣人。”

路斩耸耸肩,摇摇头。

霜儿道:“无论他是谁,你也别去追了,既然那么高的身手,去了也白搭,还是等我走吧。”

路斩问道:“跟你走?你想去哪?”

霜儿冷笑道:“一个你最爱去的地方。”

高墙,三丈高,五寸厚。

完全阻隔了外界的声音,当然墙里的声音外面也听不到。

因为这里很安静,至少现在很安静。

现在是晌午,路斩和霜儿坐在屋里。霜儿说这里太安静了,路斩却笑道:“等晚上就不安静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都能听的到。

霜儿问:“你是不是经常来这里?”

路斩道:“这里是男人的天堂,我是个男人,当然要经常来天堂逛逛。”说这话时他忽然想起昆吾冰的那家小妓院。

这里是妓院,他们正在一个姑娘的闺房里,姑娘被请到别处了,是霜儿用二十两银子请走的,这里有一个好处就是保密。

茶楼、酒馆、客栈和青楼,是每个地方最繁华的场所,那里鱼龙混杂最杂乱了,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怎么说最安全呢?

霜儿的解释是,说这里安全,因为没有人想到他们会躲在这里,就算有人怀疑来查,也一定查不出什么。

毕竟这是青楼某位姑娘的接待客人的房间,而且恰巧他们是一男一女,好像霜儿正接待着路斩似的,别人哪还会怀疑呢。

谁都知道一对正常的青年男女,就这样独处一室的,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大部分人都会认为这样的事很正常。

路斩却认为不正常,他根本不相信霜儿的话,据他分析这里应该是灌水帮的一个接头点。

霜儿却很自然地脱掉了外衣,轻轻地走到了那张大床边,缓缓地躺了上去,她的桃花眼飘着路斩,路斩此时像木头一样,坐那里喝起酒来了。

霜儿一皱眉头,心说“像这样的浪子阅人无数,怎么还装正经?难道看不上我?”她越想越气,大声道:“过来,我有话问你。”

路斩看了她一眼道:“你说吧,我可以听的见。”

霜儿生气了“这次行动我是你领导,你就该听我的,过来,在这里坐着说话,免得别人听到。”

路斩翻了翻白眼,手里端着一杯酒,走过去坐下。“你想说什么?”

霜儿道:“说说你那小情人呀。”

路斩笑道:“我的情人多着呢,而且都比你小多了,你想听哪个?”

霜儿被气到了,她铁青着脸道:“我可告诉你,这次出来行动,你的表现都需要我向上面汇报,你要不好好巴结我,哼~看我回去怎么说。”

路斩仿佛被吓到了,赶紧换上一副笑脸道:“那您了吩咐,我该做什么?”

“躺到里面来!”霜儿毫不客气地说道。

路斩想都没想就躺到床里面,事实上每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这样做的,甚至有人会做得更直接更彻底。

霜儿不是男人,但她做的也很直接,只见她“唰”的一声脱掉了衣服,只穿着贴身小衣,一个翻身几乎跨在路斩身上。

一条白皙、健壮、修长的**,呈现在路斩眼前。

路斩的手很不老实地抚摸着它,霜儿的皮肤真的很好,细腻而泛着光泽,霜儿在路斩的抚摸下一点反应都没有。

因为这时路斩忽然推开了那条**。

然后他说了一句很让女人伤心的话“看见你我没胃口了。”

霜儿却不伤心,相反她的眼睛去亮了起来,腻声道:“怎么啦~干嘛这么粗暴哇~”

路斩指着霜儿大腿内侧的一个小肉瘤道:“看见这个我就恶心。”

霜儿嫣然一笑,仿佛呻吟地低语道:“既然你看着难受,咱就割掉它。”

这句话把路斩吓了一跳,接下来霜儿的动作更让路斩吃惊,霜儿竟然真的找来一把小刀,在火上烤了烤消消毒,然后瞟了一眼路斩,把刀放在那颗小肉瘤上了。

她的手是那样干燥而稳定,动作是那样轻柔而舒展,脸上的表情也是那样自然,仿佛这个小肉瘤本来就该割下来的,又仿佛这条腿本来就不是她的一样。

路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霜儿的手,看着她轻轻一刀就把那可恶的小肉瘤割了下来,然后路斩就愣住了。

小肉瘤掉在了大床上,而伤口去没有鲜血流出。

一滴血都没有。

肉瘤割掉了为什么不出血呢?路斩实在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