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章 意外之欢
作者:公子羿 更新:2019-09-25

  玉玲珑眼睛里面布满血丝,呆呆的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从黄金宫殿里面发现那张古怪的神仙谱,三人便开是相互算计,先是绝情对两人心生嫌隙,然后自己又与常春子暗自联手暗算绝情。

  接着两人被绝情所困,然后自己歹念一声,古仙尊位无法满足的情况下,又盯上了妙法门的万千妙法,算计了常春子,接着又要挟常春子去杀掉绝情,不想疏忽之下给那女人自爆了符篆逃走。

  此时玉玲珑心中苦痛,恨不得一头撞在云头昏倒过去,忘记了这一切,万般算计,到头来却被一个从未见过,不相干的少年算计,一切成空。

  “你也是冲着古仙尊位来的,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神仙谱在这里?”玉玲珑心中的疑惑并没有随着自己的屈辱条约而甘心,比他们三人修为更高的除了三大门主,就只有隐居在太空之内的太上长老。

  只是遥远的星空,暗藏无边危险,没有谁吃饱了没事会单独去寻宝,太上长老大多不问世事,一心想参透仙机,荣登仙界。

  “古仙尊位?这是什么?”叶青不知,确实不知道,这三人从一开始的争斗虽然被叶青察出有内情,可真不知道什么是古仙尊位。

  “你……”此时万剑阵早已被叶青撤去,听到叶青的疑问,玉玲珑当空喷出一口鲜血。

  “算了,是这样,我是龙虎山玲珑长老,常春子是妙法门长老,那荡妇便是绝情宫的绝情老婆子,几月前我三人结伴遨游至此,发现此地龙脉盘踞,灵气竟然比三大门派还要浓郁,于是便驻扎了下来。

  这等仙家妙地,我三人都想据为己有,奈何我们修为相差不多,只是身上法宝威力威力不同,故而才相安无事一起度过了几个月,几月来,就在打坐中度过”

  玉玲珑为人阴暗,人格底下,千方百计在预谋如何算计别人,这回被黄雀撞了个正着,心下愤怒可想而知,然而叶青种在他识海的拿到清光,此时已与自己的法力融为一体,只有自己想法不纯之时,那道清光就会发出强度不同的光芒,箍着他的心脉。

  “你们倒是打的好主意,这个地方我打算要了,你现在的任务是协助我拿下绝情老尼,你若听话,到时我包你成仙,不需要什么古仙尊位”

  叶青初次这样奴役别人,心中有点不习惯,该有的气势一点儿都不少,想想自己父亲对待下属之时的手段,也尝试恩威并施,而不是一味的压迫。

  “不可能,你莫要骗我,你……谁信,莫要认为自己算计了我,便能拿成仙来诱惑我,我又不是三岁小儿,如今我已成了阶下囚,有何苦欺我”

  叶青道:“不信也罢,常春子的计划不变,继续让他去盗取妙法门的宝典,到手之后你只需要交与我就行”

  “随后你便在仙魔法会之前放出三十六尊古仙尊位现世的消息,而且三十六尊古仙尊位全被妙法门得去”

  古仙尊位,上古金仙陨落之后,神仙谱大多数空了出来,足足有三十六位,上一个世界毁灭前,滔天大陆的修仙者每每百年便有人飞升上界,然而下一个世界的开始,这份飞升的仙缘便彻底断去。

  “你所说,我俱一一做到,你何时还我自由”玉玲珑眼力非常,哪里会看不出叶青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可那道清光厉害非常,玉玲珑使出所有手段,也不能解除,心想老老实实替叶青做几件事,然后央求叶青还自己自由。

  叶青道:“哦……,我若说带你飞升仙界,你是不是还想要自由”

  “不信,百万年来,从未有人飞升,我只当你拿我开玩笑,你一小辈,奴役我已经是大逆不道,口出狂言,真不大好”

  玉玲珑为人奸猾,哪里肯相信叶青所说,简直是痴人说梦,百万年来,又何曾有人飞上上面的世界,天空仿佛有一层薄薄的暗膜,阻挡着所有想要飞向仙界的人,每每有天才驾龙持剑飞升,便给紫电劈的魂飞魄散。

  百万年来,各大门派收集了那些碎裂的魂魄,才弄清了一些无法飞升的缘由,滔天大陆曾经出现过一个魔头,带走了仙界的传承,杀了金仙无数,毁灭了上一个仙界,现在仙界的法则不允许这个世界的修士飞升。

  “有人来了,是那疯婆子,不过好像那身受重伤,看来命不长久了,现在就将她也宰了”叶青本欲辣手摧花,绝情实在绝情。

  “不如你将这疯婆子赏给我吧!我有用……”后面的话,玉玲珑红着脸不敢说出,百里之外,一个衣衫破烂的黑衣女人疯舞,酥胸半露,衣袖轻舞,好似疯了。

  “你藏起来,我不想再出意外”叶青语气严厉,已经有了几分威严。

  玉玲珑不敢说不,红着脸藏隐去了身形,心中暗道那枚媚药千万不要这么早挥发出药力,拍着胸口在一旁祈祷,只是那目光却一点儿也不离开绝情白嫩的身子。   “你是何人……”

  叶青正欲问出这女人和绝情仙子是社么关系,可哪知那女人突然发疯,扑将了上来,叶青双手闪电弹出,本想来一大力移山,将这女人扔掉,哪儿想绝情身子一错开,反将叶青死死制住,此时叶青双手,仿似握住了一双非常松软的东西。

  待发现是如何,绝情半露的胸部已经全然没入叶青双手,双手想立即松开,可那松软的感觉实在美妙,就这呆滞的瞬息,手指下移,想要逃开,可哪知绝情老尼身上的衣衫本就被爆炸炸的凌乱,此刻被叶青小拇指一勾,胸前已经毫无遮挡之物。

  叶青脸火辣辣的,从小只是让是女半遮半露给自己看上几眼,何曾目睹这等雄伟的山峰,躲避之时,不由多看一眼,哪知脸上更红:“你……”

  刚想让那女人穿上衣服,哪知便听见衣衫碎裂的声音,低头一看,却自己的胸前已无遮挡的布条,金色的身体暴露了出来,就连胸肌也是金色。

  绝情双目含春,放荡开来,一把将叶青拖住,继续撕扯叶青长衫,片刻之间,叶青身上已剩下巴掌大点儿衣服,遮挡了下身。

  “糟了,这药力……,黑水玄蛇的药性激发了,这小子怎么抵挡得住,早知道刚刚就该告诉他”玉玲珑躲在一旁偷看,时刻也不离开绝情雪白的肌肤,恨不得立马扑出去,偏偏他已经于叶青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只能躲在一旁。

  绝情本是绝色美人,修炼绝情宫的绝情法诀,非断情断欲方可成就无上大道,恰恰又被玉玲珑暗算,万年的情欲一触而发,心中魔种深种,哪里还能控制的住,见了叶青,狼一般扑了上来。

  雪白丰腴的腿间,游龙挥戈而入,无丝毫乐趣可言,叶青提不起丝毫法力,受黑水玄蛇药力,此时绝情神态放荡,可那脸色发红,伤势竟然被被这媚药给治好,享受美人临幸,叶青有苦难言,只道早些了事,换个位置,怎奈个把时辰,不见兄弟退却。

  “该死,这小子何德何能,这是我的猎物”活春宫让玉玲珑欲火滔天,偏偏又忍不住离去,说上一句天杀的,眼睛便多看上几眼。

  “你是谁……”不知何时,良久,绝情站在叶青身旁,衣衫完好无损,神色冷漠的问道,语气之间怒意无边。

  不知何时,叶青身上多了一见崭新的青色长袍,刚刚的一幕,仿若在做梦,难道这女人真的没有把我如何。

  “绝情,莫要如此说话,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说这话的不是叶青,而是不知道从何地冒出来的玉玲珑,脸色怪异,插了一口。

  “你……找死,给我滚”滚字出口,绝情头发飞扬,只是不见有任何法力波动,玉手挥起,又无力放下,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

  “他法力已然尽失,再也不能修炼了”玉玲珑道,似乎有些遗憾。

  “你给我闭嘴”绝情大怒,再也没有往日的威严,一串眼泪打落在地上。

  “怎么了,刚刚我好像……”叶青想完,却又碍于脸皮,不敢说出。   绝情:“你也闭嘴”

  “绝情宫皆是绝色美艳的女子,有些修炼万年甚至一生,元阴也未失去。绝情长老修炼十万余年,守身如玉,这下破了身,没有戒了欲,想必绝情宫的那门功法也不是尽善尽美,威力强大,要求却太高,女子万万不能……”

  玉玲珑说道此处,已经不方便多说,以叶青的聪明,自然不需要说完。   “你闭嘴”叶青又怒,随手一挥,地面已然裂成两半。

  “绝情的法力已经全部归你,这也是我之前为何步步算计的原因,只是却没想到会是这等结局,按理来说,这是绝情宫的秘宝玉花镜,你不可能进得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怕我猜上亿万年也没用”玉玲珑道。

  “这是玉花镜的催动咒语,如今这法宝残破不堪,我已经用不上了”

  绝情伸出手指,在裂缝的边上划下无数古怪的符文,指给叶青,这玉花镜已经被四人大战凌虐的残破不堪,有些阵法已经碎裂,威力不再像先前一样。

  “确实奇怪,古仙尊位我也放弃,你们想要就去挣,最好相互残杀,也算是出我心头的一口气,只是却便宜了你,老娘这滋味,你觉得怎样”

  “一般无二,我也没察觉出究竟是番什么味道,只是你那肌肤实在美妙”话一说完,叶青便觉不妙,念动了地上的咒语,收起了玉花镜。

  绝情脸色依旧冷漠,事事不妨在心上的样子,只有他自己知道,失去了一身高超的修为是多么落魄难过,十万年的修持毁于一旦,而且这个男子竟然是个陌生人,心中不断祈祷历代绝情宫的祖师千万不要怪罪,她也是迫不得已。

  玉花镜通体金色,绣边是古怪的符文,此刻那些符文全部暗淡无光,就像失去了生命,普普通通,一面稍微长相奇特的镜子。

  宫殿外,传来陆陆续续的脚步声,最少也有数十人,叶青觉得尴尬的气氛终于告一段落了,黄金瞳所至,看见连虎、白锦、大寿三人带着数十人在数千层台阶上行走。

  “这镜子还给你,以后就对着它补个妆,这镜子不错,你便在此处住下来,帮我调教一下那帮小鬼,现在我知道该怎么做”

  叶青所想,一步步的付诸行动,这伏龙岭,注定是因叶青到来才出世,修为俞高,捕捉天机于无形,一些以前难以理解的事情,此刻全部豁然开朗。

  身体里的混元真气雄厚非常,与昨天相比亦是天壤之别,气息无形之间扩散于天地之间,行走之间暗合天道韵律。   “是时候了……”叶青叹了一声,仿若过了万年。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