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作者:草和树 更新:2019-09-25

八月十六日,混乱的一天,我现在也只能用混乱来形容了,早晨很早就被拉了起来,然后洗澡、梳头、装扮,山上的女人们几乎都过来帮忙了,满当当的挤满了屋子,还有不断重复的叮嘱,简直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了。 好容易打扮完毕了,从不算清楚的镜子里我也可以看出自己美丽大方了,结果大红喜袍一穿,盖头一顶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就要这样被放一天,放到脸上都出了油才能被我的丈夫看到,都什么跟什么啊,而且,怎么没有人给我一口饭吃啊。

吉时到,我被两个人一边一个扶了出去,听声音我知道是两个师嫂,然后从盖头下看去,密密麻麻全是脚,看的我眼晕,从我的住处到大厅走的我几乎晕掉,直到一个同样红色的身影站到我的身边“怎么样?”

“看着下面的脚晃来晃去要晕掉了”

他似乎笑了笑,我的火被他忽的勾了出来,伸脚就向他的脚上踩去,咦?居然踩到了,使劲再踩踩,啊,心里舒服了,收回脚,两辈子了第一次做新娘,要淑女。

当红绸递到我手里的时候,我用从没有过的高雅的接过,然后迈着小碎步跟着那个刚刚被我踩的人一步步的向前走去,下面就是电视上看过的情节了,拜了天地,我心情好,拜高堂,是我真心爱的人,夫妻对拜,是刚刚让我踩的人,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一个月后当我知道全国人民都在流传常乐郡主的文雅贤淑的时候我忍耐不住的开始大笑,惊飞了一林子的山鸟。

终于我又被那个要和我共度一生的男人走进我们的洞房,还以为要这么被扔到晚上呢,没想到这就开始结衣角,然后揭盖头,我的心小紧张了一下,哗一下眼前瞬间光明,我试探着抬了下眼皮,啊,面前居然无数双眼睛,怎么都不出声?吓死我了,再往上看,我一直在寻找和期待的不就是这么一双永远温柔的爱慕的看着我的眼睛吗?算了,周围的那些抽气声就当不存在好了。

俺终于被扔下了,当然,还是剩下了个喜娘给我的,可是还不如不剩呢,明明桌子上就摆着茶点,她却不让我吃,好说歹说才给了我半块,吃完以后更饿了,我是淑女,我不能抢,不断的催眠着自己。

从正午到日落再到完全黑透,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什么都不给我了,这样的话就不用上厕所了,不然穿着这身衣服上厕所还真是不方便,但从昨晚开始一天一夜水米不沾牙,再一动不动的坐上八个小时再好的身子骨也受不了吧,就在我在心里斗争着要不要造反的时候,罪魁祸首终于回来了。

他满身酒味,双眼略显迷蒙,正深情的凝望着我,我彻底被惊呆了,庄墨他居然会有这么性感妩媚的时候,我听见了自己的喉头咽下了一口唾沫。

他对我一笑,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喜娘赶紧端了两杯酒过来,我们看也没看就喝了下去,喜娘又抓了些花生、枣和栗子等向床上洒,边洒还边念叨着什么,墨凑近我的耳边“饿不饿?”

我抬头看他,他又对我一笑,不行了,他今天已经笑的我春心萌动了。

喜娘做完了一切,对我们说“新郎新娘可以安歇了,老身告退”

“让外面的人拿些吃的过来”

喜娘一笑“是,新郎官真是知道心疼人”

我今天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为什么不让吃饭,还有,即使吃饭也不要吃很多,因为当他抱紧我的时候我感受到了腹部的压迫感“呵呵,要不要运动下帮助消化啊”

我的脸瞬间红透,他看着我的变化脸也跟着红了红,什么也没说带着我从后窗跃了出去,原来真是运动啊,新郎新娘新婚夜出来跑步还真是好创意。

我牵着他的手,任他带着我走,以后我们的人生都将这样的走下去,当明亮的月光下那座竹子做成的小房子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伸手抱住了他,让幸福的泪水洒在他的衣襟上,我随口的一句话他居然把它变成了现实“这是我亲手盖起来的”

我们的小屋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他捧起我的脸慢慢吻去我脸上的泪水,月光透过窗户洒在他的脸上,更加的朦胧柔和“就让这里做我们的洞房如何?”

我如受了蛊惑般点头,床帐放下,遮挡了无限的风情。

“夫人,该起床了”

夫人?我怎么睡在娘的房间?可是这声音?

“夫人,你打算让三位长辈在正厅里等多久?”

猛然睁开眼,近在咫尺的是仅着内衣的庄墨“你怎么在我房间?”

“夫人觉得为夫应该在哪里?”

和庄墨在一起的生活怎么说呢?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有趣些,他一但有心了就会把事情做的很好,他甚至根据我说的做了副扑克牌给我,这样平凡温暖的幸福终于回到了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