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Cross Days 上篇
作者:魔弹杀手 更新:2019-09-25

  “米…米蕾?”夏莉睁大了眼睛,看着跟卢森保一起进来的人。而米蕾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走上前去抱住了她。   “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不得不说,米蕾长久以来在学生会的“霸权统治”,让这个小圈子里,尤其是其中的女生,潜意识中多多少少都有些依赖这位会长大人。而且夏莉还算是被“荼毒”的比较深那种,在阿什福德学院的时候,她对米蕾的种种“会长命令”是一点抗拒的意识都没。

  因此她这近一年来所伪装成的“成熟稳重”,在见到米蕾那一刻就无法继续了。在教团那种地方呆上一年,不久前更是跟鲁鲁修……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中学生。不过在卢森保面前她却必须死撑着,不光是碍于卢森保是男生,还有就是卢森保黑色骑士团的身份,在她心里始终是个死结……

  发觉夏莉也抱住了自己,呜咽着不知道在说什么,米蕾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轻抚了抚她的背。回过头看了看还在门口的卢森保。卢森保表现的像是无关的陌生人,避嫌似得把头转到一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还不时地打着哈欠。

  米蕾皱起了眉头,这次卢森保给她的感觉又不同了。刚刚打电话联系卢森保的时候,卢森保的语气是平淡到让米蕾怀疑自己打错了,而且一点来接她这位会长大人的意思都没,干脆利落的说了这里的地址就挂断了。

  等来到了这里以后,看到卢森保昏头昏脑像是刚睡醒的样子,米蕾有心想调侃他两句,都下午了还没睡醒吗?不过发觉卢森保却连正眼看她都没有,更没有跟她说什么的意思,直接就领着她到夏莉这里。

  “说起来,我刚才见到你那个未婚妻了。”米蕾面带挤兑的笑容,冲卢森保说道。对于卢森保的这种诡异状态,米蕾是看不下去了,发挥她一贯的风格,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挑了敏感话题来说。况且卢森保那未婚妻,看样子古怪程度不下于自己那个前未婚夫,自己跟卢森保在这方面,应该有很多切身体验可以交流。   “哦。是吗。”

  跟米蕾预想中,卢森保一副窘迫或是叫苦不迭的反应不同,卢森保只是敷衍般的回答。这反倒让米蕾有种自讨没趣后的尴尬感。   “对了,维蕾塔老师也在你这里吗?”

  米蕾那会这么容易就退缩,马上又提起了这个。当时卢森保用维蕾塔的通讯器跟她联络的时候,这个问题可是明显把卢森保问的说不出话了。想来,现在也是……

  不过这次她说完,卢森保还没什么反应,倒是夏莉脸一下红了,悄悄的扯了扯米蕾的衣服,不停打着眼色让米蕾别在说这个了。卢森保和维蕾塔的房间就在夏莉的隔壁,昨夜旁边的动静不小,夏莉就没经历过,也能猜是什么了。

  “米蕾,你们电视台有驻地了吧?”卢森保表现的像是不耐烦了。   “啊?有的。给我们分的地方是……”

  “那让夏莉搬到你那里好了。”卢森保没等她说完就打断道,像是一点都不想知道多余的事,“现在就让她跟你回去吧。”卢森保从头至尾都没看过这边,一口气的说完就想转身离开。

  “……”米蕾像是完全被卢森保这种冷漠的态度,搞的不知道该什么办了。   “快点吧。我还有很多事呢。”

  “很多事,那你还这时间才起来?”要是以往,米蕾早就这样吐槽了,而且还要奉送一记重重的手刀才算完。不过现在面对着像是非常陌生的卢森保,米蕾却感觉怎么也做不出了……   卢森保目前确实有很多事,而且也很急的。

  去意已决了,那么就要赶快走。上次从周香凛那里听说,卡莲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算算时间和路程,差不多明后两天就能回来了。自己一定要在她回来之前……

  卢森保紧握了握手中的机甲识别钥匙,昨天不知不觉得居然带着回来了,走之前也要换回去。除此之外……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卢森保敲门进来后,抱膝坐在=床=上发着呆的C.C,先是吓得哆嗦了一下,退缩到床的角落里,紧闭起几乎快要哭出来的眼睛,双手抱着的头,苦苦哀求起来,“请原谅我吧!我一定不会再惹您生气了!请您不要赶我走!”这段时间对她来说简直是煎熬,她是越想越害怕,自己惹了这位大人以后,不但没有马上认罪,反而还傲慢的躲着大人。

  看到面无表情的卢森保慢慢走到跟前,还朝自己伸出了双手,C.C本能的想要躲开,可又不敢,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手离自己越来越近。

  “放心吧。我不会再那么对你了。”卢森保突然露出了笑容,用拇指擦拭掉她脸上残留的眼泪,“现在收拾你的东西吧,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走?去……”C.C有些疑惑,但像是意识到自己又多嘴了,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一个字。

  而卢森保这时也没有收回手的意思,改为轻轻捧起C.C的脸,眼睛微眯起来细细端详着C.C的面容,脸上的笑容在C.C看来也已经变得可怕起来了。

  C.C像是上了绞刑架的人,拼命的想逃脱,可卢森保的手对她而言又像已经勒紧的绳套,让她升不起拿开的勇气。直到一片阴影笼罩了过来,C.C感觉有什么贴住了自己的嘴,而且又有什么顺着她微张的嘴钻了进来。

  卢森保闭起来了眼睛,忘情的施展着昨晚才从维蕾塔那里学来的“大人式的接吻”。想到未来的日子,还真是让人无比的期待……这样就好,只要这样就好了。自己怎么到现在才清醒过来呢……

  卢森保是全然没有注意到,C.C琥珀色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深邃起来。   ……

  “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在鼓捣着,你那么自以为是好东西的镭射波动?”

  蓬莱岛,机甲研发测试场地中。罗伊德扶了扶反着白光的眼镜,带着科学家独有的“狂气?”笑容,用幸灾乐祸的声调,“可悲~太可悲了~你已经被时代给淘汰了。”

  说到这,罗伊德摆出了一个普通人做出来能羞死的“请看”姿势,展示着身后面带微笑的塞西尔手中捧着的笔记型电脑,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满满地常人看来如天书的资料。

  “第九世代降临了!!”罗伊德强装作一副严肃正经的宣布,不过嘴角却得意的不停向上抽动。

  “是今天是来接我的“孩子”的,你跑过来凑什么热闹。”拉克夏塔挂着“社交用”笑容,不过额角直跳的血管都能隐隐看出来了,“而且从刚才就一直在那里balabala的?真那么厉害你倒是拿出成品让我看看啊?”

  拉克夏塔的开始还维持满是煞气的笑脸,说到后面已经凶相毕露的朝罗伊德吼起来了。不过拉克夏塔像是看到了什么,突然又变得笑容满面,转头对着一个方向,用罗伊德和塞西尔打寒颤的腔调,叫了起来,“亲爱的~”

  罗伊德和塞西尔像是得到指令的机器人般,齐齐扭头朝那个方向看去,看到的却是一个中华打扮的少年。拉克夏塔迎了上去后,抱住他的肩头掰向罗伊德这边,然后双手环住这人的脖子,回过头斜眼看着罗伊德生怕漏听他,一字一句的说道:“给被退婚的某人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夫。”

  正说着,拉克夏塔像是被什么蜇到似得,头发都要炸起来了。只因为这个人是一点不客气的抱住了她的腰,还让两人又贴紧了几分。

  “喂…喂……”拉克夏塔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非常难受的像是在表演腹语术,“这…让卡莲看到不好吧。”

  这人原本带着看她笑话的表情,在听到拉克夏塔突然说起某个人名字,表情一下变了,看着拉克夏塔没有说话,但明显是在质问:为什么突然说她的名字?

  “我的“孩子”回来,她肯定要第一时间跟我说的。”拉克夏塔用“你连这都不知道?”的表情看了他一眼,不经意的抬头一瞥像是看到了什么,过了片刻确认道,“哦,到了。”   ……   “终于到了。”

  透过传感器的已经能远远看到海面上的蓬莱岛,脸上有些疲态的卡莲是舒了口气,本来是想着随着大部队一起回来的。不过卡莲却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死活睡不着。莫名的烦躁感,让她看着床头配枪,只想拿起来乱射一番。

  最后,卡莲还是千叶“我就知道”的表情下,决定要先行一步了。驾驶着“红莲”的路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不但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明明是已经是全速飞行了,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火燎般的不停在喊着,“快点!再快点!”。

  把“红莲”交给拉克夏塔后,就……卡莲一遍遍盘算着着陆后的行动,不过突然像是感觉了什么,接着不由自主把传感器的识别倍率调整到了最大,急切的想确认着什么……

  然后,已经低空飞行准备着陆的“红莲”,几乎要一头直撞到地上时,才利用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补救动作,险险安全着陆。   ……   “走!转身!快点转身走啊!”

  卢森保心里是吼着,对自己的身体下令,不过身体还是依旧一动不动,脑袋也像是被人硬扳着,连眨眼像是都做不动,一直注视着向那架在夕阳渲染下愈加火红的机甲。

  红色机甲在做出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后,踉踉跄跄差点打着滚着陆后,驾驶舱的舱门随即开启。

  当看到那让自己身体忍不住微颤的酒红色短发后,和她湛蓝色的眼睛对上后,连心中对自己身体的强令,也戛然而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