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回头是爱
作者:渌花 更新:2019-09-25

“咦?醒了,醒了……她醒了……”有人在我的耳边说话。我转过头去想要看看,却怎么也动不了。就像是鬼压床一样,我能感觉到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但是身体却像是不属于自己了一样,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知道此刻我正躺在地上,我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蹲到了我的面前。这个人背着光,整张脸都藏在黑暗之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我觉得他身后的光很刺眼。那是一种我很久很久都不曾见到过的阳光,阳光里有青草的气息,还有泥土的味道。

中年男人以一种略带怜悯的眼神看我两眼,说道:“小姑娘,那口井还是我爷爷在世的时候就已经被封掉了的,你是怎么掉到那下面去的?”

原本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女人也蹲了下来:“就是啊,要不是今天我家阿黄掉到那井里去了,你啊……哎……不过那井下面居然有口大黑锅,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努力了半天,终于把头扭向了那口井。那口井看上去有些年代了,青苔长得到处都是。

那井离我并不算远,我动了一下身体,试图从地上站起来,但我却爬不起来,我只能一点一点地挪过去。长长的水痕拖在我的身后,我的身上不停地有水在往下淌,只一小会儿就已经淌湿了一大滩。

好不容易才挪到了井边,我趴在井口向下看去,井下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听见那女人小声地和中年男人说道:“这姑娘,不会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吧?”

我转过身靠着井壁坐下,头微微扬起,我看见天上的云很白,天空很蓝,我闭上了眼睛。

小孟,你在哪里?

“姑娘,要不要我通知你的家人呐?”

家人?

我冷笑一声,哪里还有家人?

……

我一直以为我们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底下已经历经沧桑过了很久很久的时间了,没想到被人捞上来的时候居然就是我们下去天坑的第二天。

我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小孟,也没有看到罗蒙和猴子,整件事情就好像一场长长的、长长的梦一样,有时候我想也许自己真的只是不小心掉进了井里,昏迷中做了一场纠结、恐怖又慌乱的梦。

现在,也许是真的醒了,但我却觉得,自己活了这许多年,还没有一场梦来得刻骨铭心。

回去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猴子,还有罗蒙,但他们好像已经不记得我了,他们还在山腰上盖了一间小房子,应该是没有房产证的,不知道会不会有相关部门找他们的麻烦。

我问他们小孟的时候,他们却茫然地看着我。

也许,这真的只是一场梦。

猴子告诉我,他们在山上捡到过一张像布又不像布的东西,从那以后,很多事情似乎都记不太清了。

一切都回到原点,一切却都回不到原点。

我问他道:“你们捡回来的那东西呢?”

他摇一摇头:“不记得了。”

他们捡到的会是什么东西?是那张“是蛇皮却又不是蛇皮”的东西吗?也许,活在下面的人想要告诉我们:一切因它而起,一切因它而终。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未解之谜了,对于那张东西,我不想去探究太多。

“我走了,罗叔叔,猴子,再见。”

猴子傻呆呆地看一眼罗蒙,再回头对我说道:“我不叫猴子。”

我轻轻一笑:“再见了,猴子。”

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我又回到了我和“舅舅”住了十几年的老地方,因为离开不久,房子里的灰尘还不算多,我稍微打理了一下,开始了我们的老本行。

木门还是会吱呀作响,门前的路一遇上下雨天仍旧泥泞不堪。一切都还是我们离开时候的样子。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们是怎样回到地面上的呢?

我又想起了最后在通天塔下的那一幕,难道是“舅舅”救了我们不成?

小孟又去了哪里?他会不会也像罗蒙和猴子一样忘记了我?还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人?

有时候,我连自己都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亲身经历过那些事情。

那天,又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天气,很晚了,我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可能不会有什么生意了,我回头拉着门,刚刚把门关上,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打开门伸着脖子往屋外瞧了瞧,外面没有一个人影。我叹一口气,关上门,刚刚才合上,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我有些来气了,用力地打开门,仍然没有看到人,我向着外面骂了一句,哐当一声将大门甩上了。

我转过身,这次说什么也不开了,就在这时,一声叹息在门后幽幽地响起:“女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爱啊。”

我蓦然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转过身,再次走到门口,门慢慢地被我打开,我抬头一看,一只手按在了老旧的门板上。

我顺着那只手看去,一个年轻男子带着一身的风尘站在门口看着我,他的一只手按在门板上另一只手抓着背包肩带。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他也打量了我好久。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了许久,天色暗下来了,细雨早在我们对望的时候就已经停了,月光照进了门槛。我忽然一笑,对他说道:“哪里来的花和尚?”

他肩膀一歪,“咚”地一声靠住门框,慢悠悠地开口说道:“贫僧为了来见你,已经还俗了。”

他向我的身后瞧了一眼,店里面并没有开灯,所以什么都看不见。他扫视了一下,将视线转回到我的身上,挑一挑眉毛,语气轻佻地问我道:“老板娘,请问,你们店里需不需要招一个老板?”

我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他,笑道:“那你先进来面试吧。”

小孟也伸手抱住了我:“我想,我已经被贵店录用了。”

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我们之间隔着一道门槛。

月光照在我们的身上,格外明亮。